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问题与需求双重裹挟下,打造满意租房体验十分关键

2020年09月22日 10:14

据有关统计分析,目前我国大概有1.6亿人在城镇租房居住,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这当中以新就业的大学生和外来务工人员为主要群体。从长期需求来看,我国租客群体偏年轻化。

众所周知,“高额押金”、“高额中介费”,“带看费”等各种费用,一直是压迫在所有租客身上的巨石。可大部分房源都掌握在房产中介手里,不通过中介租房又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

即使租赁体验感较差,费用也较高,很多租客还是会通过第三方中介来进行租赁。

传统租房交易中,服务长期缺失,也逐渐爆出服务质量差、欺诈、乱收费、信息虚假等问题,传统中介平台在服务参与过程中保障不够。这些问题直接刺激消费者寻求新的租房体验。

在问题与需求双重裹挟下,如何打造满意的租房体验十分关键。

而租客网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痛点,所以率先采取措施,解决广大租客在租房过程中面临的问题。租客网力争在租赁上打造极致消费体验平台,在解决市场“虚假信息”等痛点的基础上,提出了“单边收费”。

所谓的租客网“单边收费”就是房东与租客达成交易后,租客网平台只收取房东单方面的费用,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从看房到入住,除了租金之外,租客无需支付任何费用!

作为国内第一个在房屋租赁中提出“单边收费”概念的平台,租客网无疑是为部分“乱收费”的中介及平台做出了表率。

不论是房屋中介还是租赁平台,都是充当着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信息连接者,通过信息匹配达成交易后,从双方获得部分费用,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中介费”。

而租客网这个大胆的尝试,对于全体租客来说更是一个减轻租房负担的好机会!

从高额中介费及多项费用,到租客网“单边收费”,租客网正在变革着整个租赁生态,其核心是保证租客拥有全流程高品质的租房体验。

想要实现精准匹配,仅靠中介的力量很难达成,必须依靠互联网平台的大数据机制。而作为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官方平台的租客网,在“单边收费”、“信用体系”、“租客安全”等相关平台功能的支撑下,显得更具优势!

可以预见的是,在租赁行业拥有最广泛受众群体租客网必将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新独角兽,为所有租客带去更便捷、实惠的租赁体验!


相关推荐

一个全新的租客惠来啦!

2020年已然过去一大半了,一场疫情给蓬勃发展的餐饮行业按下了“暂停键”,面对疫情的困境,整个餐饮行业都在竭尽脑汁的开始自我解围。然而有人举步维艰,也有人风生水起。现在的餐饮业面临的主要困境有同质化严重,“三高一低”的业界常态等等。店租、原材料、人工这三样成本越来越高,而店内的利润越来越低。疫情期间,外卖成为餐饮市场的中坚力量,餐饮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成为餐饮行业发展的新常态。商家们注意到这一态势,也努力开启互联网营业方式。“互联网+”的餐饮业局面优势明显,顾客可以轻松找餐厅、享优惠,还能预订、快捷支付!。餐饮企业给消费者便利的同时,更是给自身带来了曝光度与服务提升!且餐馆排队点餐、用人成本过高等问题也能得到解决!现在消费者的人群以追求个性的80后到00后为主流,他们会成为餐厅的内容传播者和制造者,并逐渐影响其他消费者。他们的消费形式通常基于互联网手段。如果商家不能迎合主流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消费属性,必然被市场冷落!但同时,商家们又陷入了一个新的困境——互联网团购网站成本增加。商家为了更好的发展,纷纷跻身团购平台,导致竞争激烈,甚至引致商家之间打起了价格战。而许多平台凭借自己的优势不断提高,商家的入驻费用,致使商家在团购网站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在这样恶劣形势下,餐饮企业要想存活下来,既需要借助互联网的优势,又不得不把控一定的入驻成本。团购网站门槛高筑怎么办?为什么不寻找新的平台合作呢?正如“马奇诺防线”再坚固,攻破不了,绕过去就行了。租客惠正是助力餐饮企业在自救措施中探索出新的门路、新的商机,增长新利润点的全新平台。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针对商家和消费者的优惠买单平台,帮助商家拓展精准客源,覆盖商铺周边的各大住宅、办公、商业区。好比特殊时期,街边、社区餐厅都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的抗风险能力。因为人们戴上口罩小心谨慎地外出活动,对于人流量大、人群聚集的地方都有抗拒心理,所以社区以及街边店普遍比商场店经营要好。在日常生活中,街铺离顾客更近,顾客更有安全感和依赖性。所以租客网可以利用自身广泛的租客会员群体为商家提供更多客源和更广阔的的品牌知名度,带动商家周边的便民消费,与商家的受众画像相吻合,增长进店客流量,以此扩大品牌口碑。随着市场集中度不断上升以及资源整合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商家需要这样的优质本地资讯平台。餐饮行业要对自己的行业充满信心,要行动起来,用自己的实力去开拓市场,借助租客网平台,合作租客惠项目。只需进入租客网官方首页,注册成为租客网会员,在“租客惠”板块中提交合作意向,提交后平台工作人员会在一个工作日内与商家联系,洽谈合作具体细节。租客网期待与您的精诚合作!

2020年10月22日 11:25

那个随便开店就能赚钱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5月11日 11:25

14城人均GDP跨过发达经济体标准线,超2万美元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李燚用什么来衡量一座城市在全国乃至全球的地位?人均GDP是一个重要参考指标。据21世纪经济研究院统计,随着厦门人均GDP突破2万美元,2019年中国内地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的城市达14个,依次是深圳、无锡、苏州、珠海、鄂尔多斯、南京、北京、上海、广州、常州、杭州、武汉、宁波、厦门。国际上,一般把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作为发达经济体的门槛,这意味着上述覆盖了全国1.43亿人口的14个城市,已经达到发达经济体的经济水平。值得一提的是,长沙、佛山人均GDP都超过1.9万美元,即将跨线,可称之为“准发达经济体”。14个上榜城市中,珠海、鄂尔多斯、常州、厦门四个城市2019年GDP不足万亿,最高的常州为7400亿元。此外,榜单中的无锡、珠海、鄂尔多斯、南京、常州、宁波、厦门7座城市常住人口均不足千万,尤其是珠海和鄂尔多斯,人口只有200万左右。需要注意的是,鄂尔多斯属于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方面仍存较大阻力,从各方面情况看,其人均GDP水平不能全面反映城市真实发展水平。深圳、无锡、苏州居前三人均GDP2万美元是个坎。1978年美国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用了9年,到1987年成功突破2万美元。1994年韩国人均GDP达到了1.04万美元,用了12年,之后在2006年首次突破2万美元。2019年,我国人均GDP首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达到10276美元。不过,中国不少发达城市人均GDP早已超过1万美元。放眼全国,深圳是内地首个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城市。2007年,深圳人均GDP达10628美元,首次跃上人均1万美元的台阶。2013年深圳突破2万美元大关,达22112美元。只用了6年时间,深圳就实现了人均GDP从1万美元向2万美元的跨越。2019年,深圳依旧是人均GDP最高的城市,达到29498美元,距离3万美元只有一步之遥。按照国际标准,人均GDP在2万美元以上的是初等发达经济体,在3万美元以上的是中等发达经济体。由此看,深圳也将成为内地最先跨过中等发达经济体门槛的城市。四大一线城市中,与深圳同为2019年GDP前4强城市的北京、上海和广州,在人均GDP方面的优势并不明显。继2015年广州人均GDP突破2万美元后,北京、上海在2018年双双迈过2万美元大关。至此,四座一线城市均已达到发达经济体水平。其中,2019年GDP全国第1的上海,人均GDP为2.28万美元,居全国第8;GDP全国第2的北京,人均GDP为2.38万美元,居全国第7;GDP全国第4的广州,人均GDP为2.27万美元,居全国第9。而一些经济总量不及北上广的城市,人均GDP却很靠前。按照当年人民币平均汇率(6.8985)来算,2019年无锡、苏州人均GDP分别为2.61万、2.59万美元,与深圳一起跻身人均GDP前三甲城市。尤其是苏南经济重镇无锡,尽管其GDP在全国排第13位,但人均GDP高居全国第2,按照目前增速,人均GDP将近2万美元的“准发达经济体”城市将在今后几年大幅增加。其中,最先可能跨越发达经济体标准线的是长沙,2019年其折算人均GDP为19987美元;其次是佛山,为19102美元,都非常接近发达经济体的人均GDP水平。总体来看,以上城市经济均呈现经济总量高、人均经济总量强的特征。但出人意料的是,2019年GDP前十强中的重庆、成都和天津,人均GDP相对靠后。以GDP排名第五的重庆为例,2019年人均GDP只有10992美元,在GDP前30强城市中排名第29位。作为拥有3000万常住人口的直辖市,重庆城镇化率只有66.8%,大量人口不在城区就业,有必要提高城乡经济发展的协调性。珠海、鄂尔多斯为何上榜纵观上榜的14个城市,城市类型差异较大。其中既有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苏州、杭州、武汉、南京、宁波这样的新一线城市,还有常州、珠海、鄂尔多斯、厦门这样的二三线城市。意想不到的是,“小而美”的城市珠海,跻身2019年人均GDP第4强,为2.54万美元。作为2019年常住人口刚跨过200万的小城市,珠海的人均GDP如何能在全国跻身一席之地?自设立经济特区后,珠海形成了以家电电器、电子信息化等六大工业行业为支柱的产业结构,其中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过半,相对人均产值较高。比如,全球最大的空调企业格力就坐落于此。与珠海情况类似的,还有网红城市厦门。虽然经济总量只有省会福州的六成,但2019年人均GDP达20691美元,首次突破了2万美元,居全国第14位。这与当地以附加值高的旅游业为主的产业结构有很大关系。唯一的特例是资源型城市鄂尔多斯。近日当地统计局专门发消息称,2019年其GDP为3605.03亿元,年末常住人口208.76万人,由此计算当地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73069元。折算下来,鄂尔多斯人均GDP为2.5万美元,居全国第5,甚至比北上广一线城市还高。作为曾经的塞北小城,鄂尔多斯靠着“羊煤土气”的资源条件,短短几年就实现经济崛起。据住建部2011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当年鄂尔多斯人均GDP甚至超越香港,位居全国第一。但是,随着近几年煤价大幅回落,鄂尔多斯经济发展的顶梁柱煤炭行业应声下滑,2019年前三季度煤炭销售收入骤降三成。近三年来当地平均房价上涨了30%以上,核心城区学区房每平米达到1万元以上。目前,煤炭经济仍占据鄂尔多斯经济相当大的比重。2019年前三季度,鄂尔多斯非煤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8%,仅占规模以上工业总量的31.1%。作为能源大市,2019年上半年煤炭行业利润占到鄂尔多斯规模以上工业利润总额的七成以上。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人均GDP不仅与经济总量、人口规模尤其是就业人口有关,也与产业结构有很大关系,产业附加值越高,就意味着人均的产出创造水平越高。众多城市仍需跨越中等收入线人均GDP超2万美元,会发生什么?从国际上的发展经验来看,当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后,该地区就已经基本完成了工业化,城市发展将进入“后工业化”时期,以服务业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将成为主导产业。在上榜城市中,北京、上海已率先完成这种转变。2019年北京第三产业占比已达83.1%,上海为72.7%,深圳刚超过60%。世界银行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人均GDP超2万美元的国家和地区共46个。其中,全球人均GDP最高的是摩纳哥,2018年为18.57万美元;中国澳门居全球第3位,约8.72万美元;中国香港居全球第18位,约4.87万美元。虽然,中国内地已有14个城市跨过2万美元大关,但与全球已进入发达经济体行列的国家和地区的人均GDP差距较大。以其中人均GDP最高的城市深圳为例,2019年为29498美元,这一水平略低于韩国、西班牙,比在全球处第37位的塞浦路斯要高一点。2019年我国人均GDP首次站上1万美元大关,开始向高收入国家行列迈进。但全国337座地级及以上城市中,这14座城市只是点缀其中的强市,还有众多城市仍在1万美元门槛以下。按照世界银行标准,在4126至12735美元之间为中高等收入经济体。即使在2019年全国GDP总量最高的30座城市中,还有徐州、重庆、温州3城人均GDP低于12736美元,仍处于中高等收入水平,与发达经济体水平距离甚远。需要注意的是,当一些国家和地区跨过1万美元,开始从发展中状态进入发达状态。如果不能成功地摆脱债务问题,或无法实现技术创新,要继续向2万美元跨越的话,常常会出现一段被称为“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增长停滞期。在2019年GDP30强的头部城市中,绝大部分城市人均GDP已跨过1万美元,尤其需要警惕这种现象。为何人均GDP与感受有温差一个常见的现象是,每当人均GDP数据发布后,不少网友大呼“被平均”“被增长”,感觉即使是人均GDP也与自身的感受有“温差”?需要指出的是,人均GDP反映了一个地区的产出创造水平,而不是生活水平。如果要衡量一座城市的居民财富收入,看人均可支配收入会比人均GDP可靠得多。虽然两者有一定关系,但人均GDP高,收入不一定高。14座城市中,2019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城市是上海,2019年为73615元,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5.6%。紧随其后的是苏州,为68629元。第三是北京,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7756元,实际增长6.3%。此外,杭州、广州、宁波、南京、深圳和无锡这6座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在6万元以上。其中尤以杭州最为突出,虽然其人均GDP居第11位,但2019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66068元,在14座城市中排第4名,更是在全国所有省会城市中最高。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珠海、鄂尔多斯、厦门人均GDP排名靠前,但人均可支配收入并没有超过一线或部分省会城市。三座城市中,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反而是人均GDP垫底的厦门,2019年为59018元,珠海其次,鄂尔多斯则最低,为49768元。从全国平均水平看,2019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359元。而同期重庆只有37939元;天津略高于全国均值,为46119元,但明显不及北上广。不难发现,人均GDP是直接体现市民生活水平的一个标准,但因产业结构或就业人口的差异,人均GDP高的城市不一定收入就高。求职者找工作时,需综合考虑。比如,一些人均GDP未超2万美元的城市,虽未上榜,但居民收入也不低。长沙、济南就是此类,2019年两座城市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已超过5万元,在省会城市中居前列。

2020年04月24日 21:10